【歐.盟北.約英/米中心本】鈷藍銅公式站

10月≪ 11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月
BLOG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ITLE … 【暗工口杀人特典试阅】普奥/英米/法加,米英等待幽中。BLOGTOP » 文案試閲 » TITLE … 【暗工口杀人特典试阅】普奥/英米/法加,米英等待幽中。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暗工口杀人特典试阅】普奥/英米/法加,米英等待幽中。

好吧虽然这是限定特辑不过我[出于混更新的猥琐理想]还是放一下?
普奥英米能够绝对保证,法加改某篇被幽的电子词典杯具掉来不及发出来的旧作,米英的话...[瞄幽的绝望档期]。全精密架空设定。杀人结局必定。
可能会没有插图?

----------------------------以下特典试阅----------------------

【普奥/微露相关】

[WW2谍战设定][La Marrige de Figaro终幕BE向]Thorns Wlatz Instructed By M&幽via


  基尔伯特笔直掩上夜莺双唇任炙热吐息在指缝间局促辗转,目光重新浮凸出危险来:“...相信你记得我们的赌约,挑断手筋很容易...用两把叠在一起的匕首就可以了。”罗里赫不再言语,看起来像是在犹豫许久轻轻含住手指,用平静到让这位自称冷静的少将足以失去所有理智的声调不疾不徐却不容置疑的声调说:“...我会死的,如果你坚持。”
  “我想这不需要你来提醒,只是作为一位颇有造诣的钢琴家来说...很勇敢。”军人不满足于这点水般的魅人温度,他捉起对方无力的五指擦过唇际,鲜活的黯蓝血管在齿上跳动着:“...即使我业已调离保安部领袖的位置,我想我仍旧请得动一位神经外科专家在不损伤外部结构的前提下使你的眼睛失去光芒――”
  “如果这是您所希望的...我并不在意。”宝蓝深到致紫的颜色反而故意与他作对般直直看着他,基尔伯特一时再也无法接口,懊丧地低头狠狠咬上这个摄魂钢琴家的唇。

****** ▼ 追記記事 ▼ ******



【英米/联五相关】

[美.国刑事制度涉及]Tarantula Instructed
by M

  “...我觉得你像是在用‘等下要一起去吃英.国.菜’吗的口气委派给我为Krikland辩护的工作,Braginski法官。”斯拉夫籍的法官不以为然耸肩以笑容回应耶鲁法学院实习生的尖锐言语:“首先你还是要称我为‘庭上’,亲爱的Alfie...不不你显然误会了我的善意,真的――本来王书记官还打算委派你去跟进“寡妇狼蛛――”Edelstein那件被CIA咬得很紧的连环杀人案。”青年从齿缝里冷嗤一声:“那么我应该为了你们还没有狼狈为奸喝彩吗?”
  “请别这样,亲爱的...不不这件案子其实也挺简单的虽然内情可能有些复杂?对,休斯敦航天中心的高级英裔工程师,半个月前连续枪杀了十六名同事后若无其事换了工作服借测试新压强上限潜逃了...有可能是出于种族歧视,可怕的高智商犯罪。如果不是仔细检查案发现场沿折叠无声手枪枪管内部螺旋线射出的火药碎屑,他用的冰子弹可真难侦破...但愿你不要像蒙森家族案里那个冒充正人君子的律师一样――被神秘复仇者掷出的飞石杀死。”Ivan从喉管中透出一丝愉悦的笑意来。


【法加】

[毒.品.走.私相关]宝剑十五,圣杯皇后。 Instructed By M&幽via

  弗朗西斯坐在缭绕的烟雾里,不动声色用目光把马修从头到尾吻一遍,淋漓的抚爱。
  被人用目光洗礼的孩子往角落里缩了缩。马修后悔真不应该来这里,出口又被他堵住....他在犹豫想该怎么开口能让自己离开。本来哥哥说是来带自己猎奇的不过他自己也自身难保被那位绅士带走,留下他一人陷落在这迷乱妖娆丛林里,束手无措。
  [嗨。你第一次来这里玩吗。]陌生男子的成年荷尔蒙气息吹上耳廓,镇定老练。赌场门口斜织灯影,一明一灭,一灭一明。
  拉。拉斯。拉斯维。拉斯维加。拉斯维加斯。
  [....是。]他颤颤点头,意外从那个人口中听出了家乡口音。他想也没想便用法语作答,不过目光移向别处昭示了他的心虚,[不过哥、哥哥他应该在找我.....]手被捉住。弗朗西斯给送来螺丝起子和火焰龙舌兰的侍应扔下一沓小费让他快滚,小小啜一口酒:[别急,先生....我也在找我弟弟亚瑟,他似乎看见合适的对象便抛下哥哥我了......]他勉强按捺着把猎物这个词咽回喉间,对少年举起两杯一样红的类血的酒眼神慵倦:[要不我们一起行动?]
  ......他们都以夜为昼,潜伏于声色从中唯有眉眼夺目权作塞壬的引诱。马修盛情难却皱起眉一口而尽,弗朗西斯著迷般看他玲珑喉结艰难滑动,低笑着勾上他肩头:[...好孩子。]他当然知道怀里人的哥哥去了哪里,八成就是被他那位可敬的弟弟带走。
  .....弗朗西斯把他的窘态全数收纳眼底,凑近少年秀颀眉目,鼻息却似是不经意压上来却把持尺度没有落下亲吻,甘甜....而剧毒。
  ....是罂.粟。
  他的手臂是滑腻冰冷的失乐园之蛇缠上少年的腰。马修的身体完全僵硬像失水枯干的树木,无法挣脱诱惑。马修一生也许也没有一次像现在那么尴尬:[您是不是误解了....我不是....]
  [叫我弗朗西斯。]他打断。

*** COMMENT ***

COMMENT投稿

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