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北.約英/米中心本】鈷藍銅公式站

10月≪ 11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月
BLOG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ITLE … 【文案】[...千呼万唤的米英一宣][微法英]L'été XX By 幽viaBLOGTOP » 狗血宣傳圖文 » TITLE … 【文案】[...千呼万唤的米英一宣][微法英]L'été XX By 幽via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案】[...千呼万唤的米英一宣][微法英]L'été XX By 幽via

雨季無論何時都存在於心中,揮之不去。
Je reviens et je
suis content de te revoir.
...Je me souviens
l'été XX.


L'été XX
訳名:XX年夏
CP:米英[米]

Partie Un>>>7-11
             【*暨一宣。

便利店裏的空調開得過足,站在風口會起寒疹。阿爾弗雷並不情願站在這個地方,外面的氣溫大略要比裏面高上一些,因爲有雨。但是也就是下雨,把他困在了這個封閉的空間裏面。

下午五點剛過,裏面人擁擁擾擾了起來,空氣頓然渾濁。
手裏拎著的350ml罐裝可樂已經喝掉了大半,晃悠兩下,一點可憐的褐色液體在罐底回蕩。他開始後悔剛才不應該為了省錢不買500ml的瓶裝,導致現在大概要多花個1美元。
等他拿好瓶子到櫃台上,剛才似乎還空閑的地方全都被人占領了。他低聲罵了句娘排到了最後,不小心擠到一個金色鬈發的眼鏡男生。於是那句罵娘的話說到一半又變成了道歉,卡在喉嚨裏不上不下。

****** ▼ 追記記事 ▼ ******


這次買完後他就没有那麼幸運可以去靠在[雖然在空調下有些冷]靠窗的白色桌上――上面有一個燒水壺,專門用來泡咖啡,也有零星的人用來泡面。最近速食的東西流行了起來,其實營養和藍藍路差不大多――他望了一眼明明只有3米長的桌子前面卻靠了8個人,悻悻地想再尋覓一個地方。
現在再選擇淋雨跑到對面的starbucks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因為雨愈發大了。
――這該死的破地方竟然没有賣傘,他想了很久也没有得出7-11到底是怎麼存活到現在的原因。


空調不知疲倦的歎息,轉啊轉啊轉。放置於貨架頂端的凸透鏡顯現出好笑的場景,所有的人經過再放手,時不時地抬頭。
便利店的門再一次自動打開時自然不會被任何人注意到。售貨員心不在焉地說着welcome to 7-11,同時刷着條形碼對顧客說謝謝一共18美元,啊收您20元,找零請收好,下一位請來……啊前面這位顧客去旁邊點煙好嗎,您擋住這位了。
什麼東西灑落的聲音,阿爾弗雷剛剛打開瓶蓋被聲音霎時一驚落在地上。彎腰去拾的時候,正好看見一個打火機掉在腳邊。Dunhil的鳄鱼皮涡轮機,還是一個有錢人。一只手伸過來撿起了它,差點又與他撞在一起。
“對不起先生……”“真是不好意思。”
還真正經,一口British
accent。他忍住吐槽扶起了下滑的眼鏡,然後繼續喝他的可樂。正常人都不會去打量一個陌生人很久,更何況是同性的。


“對不起――”那個英國人開口,僵硬的一字一句猶如法語每個重讀的音節,“――我的煙掉在你背後了。”
阿爾弗雷第一反應是讓一讓身子讓他自己去撿,可是看着一個西裝革履的人彎腰蹲地冒死不太好,他便英雄狀的做一次好人,並在意料之中聽到謝謝後加了句piece of a cake.
隨後那個人又走開了,有些單薄的身體。過了一會兒他不再注意那個英國男人,就當只是等待的一個插曲。
外面喇叭聲不斷,交通又堵塞。積水映在道線上,開出水花,另一個世界的入口,召喚。一會兒一個靠桌的人離開了,他不假思索的快步上前占位,而有一個身影同時出現。

“ 。”他無聲的譴責瞪視。哦,是剛才那個男人。僵持了一會兒他側了側身,讓給他一個位置可以倚一下桌子邊。
“謝謝。”那個男人又重复了一遍,嘴角有些角度,但到底還是有些不自在。他稍稍側了側身,胳膊肘碰到了阿爾弗雷的,又急忙改悔剛才的那個姿勢。為了掩飾不安他舉起了電話撥了號碼:“您好,我是亞瑟·柯克蘭。請問是波诺弗瓦女士嗎……没有錯。我呆會兒可以過來一次嗎?關於您兒子上次的筆錄,我想……”

阿爾弗雷並没有抓住筆錄這個關鍵詞讓他時候有些後悔,然而此時他只是手捏緊塑料瓶用餘光打量着這個――不――亞瑟。



碎發遮住了大半個臉龐,拿着手機的右手食指指甲上有没有擦淨的色甲油,是不是女朋友碰到他握住他手的時候不小心被擦到的?這個色倒是和他眼睛的顏色有些像,不,也許他的瞳色還要再深一些。

他條件反射性的去脱掉眼鏡揉了揉眼眸,在指縫裏恍惚間他看到了像畫過煙熏妝一樣的天。硬朗的陽光偶爾消失也許也可以變為一種心情,大片的烏雲遷徙,它們是不是已經追不上早已離開的候鳥群。

阿爾弗雷·F·瓊斯是一個律師。今天下午他請了假只是因為昨天晚上他整理資料到太晚。前天一天的工作,一直到昨天5點鐘才睡覺。9點准時上班,接着又加班到12點。重复去看交通部門的錄像證據,導致他一坐在電視或電腦前就想吐,而這在之前是從未有過的事情。就像他甚至開始討厭起這句天為了提神不停往胃裏倒的咖啡,這根本是無法想象的事情。

“你抽煙?”他問了一個幾近愚蠢的問題,亞瑟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是的,先生。我抽煙。”
阿爾弗雷從包裏拿出盒Kent遞過去一根,被退回:“這裏是室內,不允許的――”他頓了頓,似乎盛情難卻“――好吧,謝謝。”亞瑟隨手放入了口袋裏,然後低頭看了眼手表,輕聲驚呼:“上帝……我該走了。外面雨似乎小了些。”



在門外他們同時停下了腳步拿出打火機。亞瑟猶豫了一會兒,拿出阿爾弗雷剛才幫他撿起的銀包裝的Ambert & Butler light,抽出一根給他。
他自然的幫自己點煙,用的是zippo,銀色的光滑的表面一個桃十分顯眼。

似乎就在等什麼,人流隨着時間的推移有減少的趨勢,但那大半就是錯覺。看到遠處有空車過來時亞瑟把煙按滅在bin的蓋子上,匆匆往前奔去。他在門口[抽着A&Blver.的煙]都來不及說些什麼。


亞瑟踏入出租車時回頭看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有心的。
“謝謝。”然後他拉上了車門。
“……再見。”
阿爾弗雷確信自己說了他也聽不見。然而在路旁愣了很久他才突然想起來,他都没有告訴亞瑟自己的名字。

テーマ:ヘタリア - ジャンル:アニメ・コミック

*** COMMENT ***

COMMENT投稿

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