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北.約英/米中心本】鈷藍銅公式站

10月≪ 11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月
BLOG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ITLE … 【二宣兼10.26HB贺】当英雄广场无人凯旋。[日耳曼组+洪中心]BLOGTOP » 狗血宣傳圖文 » TITLE … 【二宣兼10.26HB贺】当英雄广场无人凯旋。[日耳曼组+洪中心]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二宣兼10.26HB贺】当英雄广场无人凯旋。[日耳曼组+洪中心]

BGM:SH/[Roman]/11文字の伝言[提琴独奏美得内牛丸面

献给日耳曼组。独。普。洪。奥。无他。可能我真的喜欢那些末路英雄,王朝飘摇的传说。纯历史向,涉及敏感题材。务必慎入。并再次申明,此仅为二次元衍生物,与现实相关国家、团体、个人无关。
另外工口暗杀人特典试阅戳这里


整合原型资料及各种素材感谢《苏联风云史》《列国志奥地利》《美国通史》《剑桥插图战争史》《大国博弈:影响世界的180天》[巴黎和会相关]《皇列传》。


A.1955.*此处洪作为合约会议观察员国纯属作者虚构。

[黄昏中的贤者圣衣翻飞 夕日低垂眼帘在他衣裾上草草涂抹上暮血
元老院随他的叹息而坍圮成一片苍白的尘埃
又是谁统治着海洋 谁与谁分割着陆地
剩下被背弃的王 在怀疑与猜忌的荊棘彼岸
絮絮谈论着成为白米雪的空中雕栏]


[1948年,苏.联在深入苏控区的西柏林中封锁物资企图造成饥荒,后美军空投达数十亿吨物资解围,6月18日即为第一次柏.林.危.机。1949年5月15日封锁在英法介入调解后四国达成共识后正式解除,但东.西..国的分裂格局已经初步形成。

1955年美泉宫奥.地.利政府通过10年努力终于于1955年5月15日在苏.联主导的会议上与美英苏法四战胜国达成和约。其中包括永久军事中立以及不
得与.国在经济与政治上结成任何形式的联盟。1938年与纳.粹..国签订的所有条约废除,恢复之前的领土主权。10月25日四国驻军全部撤离。次日 议会通过永久中立的根本法,26日即为奥.地.利.第.二.共.和.国.国庆。

****** ▼ 追記記事 ▼ ******

1956年10月23日匈.牙.利暴动中,匈.牙.利人民因不满匈.牙.利当局党委书记照搬苏.联的建设作风以及其突然去世造成的暂时骚乱,爆发大规模骚 乱,要求建立多党制政府以及苏匈平等关系,一度攻占国家电台等要害部门,苏军应匈政府开进布达佩斯,形势进一步恶化。曾一度建立临时政府并退出华约实行中
立,后11月4日苏军正式武装介入,用4-5平定了骚乱。

1961年8月13日凌晨,与西.柏林接壤的东柏林街道上所有灯光突然熄灭,无数辆军车的大灯照亮了东西柏林的边界线,2万多名东士兵只用了6个小时, 就在东西柏林间43公里的边界上筑成一道由铁网和水泥板构成的临时屏障。之后的一年,一堵战胜了时间的墙壁将曾经的第三帝国分成了两半。柏.林.墙全长 166公里,它的外围是一道3.5米高的通电铁丝网,铁丝网与柏林墙之间有50米宽的空地,在这长160多公里、宽50米的无人地带设有300个观察炮
楼、22个暗堡,数千个电子眼和250只警犬。柏.林.墙高4米,宽50公分,墙的上端还焊接着光滑的圆形铁筒,使人无法攀登。柏.林.墙的建成封死了 192条街道,其中97条连接东西柏林,95条连接东西其他地区。1961年8月22日,民.主..国政治局做出决定,边防兵对越墙逃跑者可以强行禁 止,包括开枪。两天后第一个越墙者被打死。据统计,在那些年里大约5000人试图越跑,其中3200人被抓获,100多人在越墙时被打死,200多人受 伤。]


  “...是的。我谨代表我国政府无条件接受诸协约国提出的所有条件。包括永久军事中立,以及不得与民.主..国或者联.邦..国合并或者建立任何形式的经济政治联盟。”Elizeabeth笔录的手顿了一顿。然后她抬头――迎上身旁共产主义者没有温度的笑意:“ Héderváry同志,作为此次和会唯一的观察员,你有什么意见?”
  女子不动声色移开目光,环顾全场。Alfred似乎在和Arthur争论北约还是挪威海强驻兵的问题,Francis放下笔唇形在虚空中轻喟:”可怜的小鸽子,不过你可挣脱了那个囚笼不是吗?“而那人依旧背脊挺直十指对接,坐在众人目光的中心。
  于是她重新对上Ivan的眼睛,蜜色长发从一边肩头簌簌滑落:“当然,我没有意见。”
  “这可真不像你平时的铁腕风格...呢。”Ivan的声线在柔曼的延长音节上危险地下坠,重新转头对Roderich言笑晏晏:“那么所有驻军将在11月 前全部撤出,Rod,感谢你一如既往的合作与和支持。再次代表捷.克、匈.牙.利、民.主..国、波.兰、立.陶.宛等苏.维.埃.联.盟.成.员国向 你问好。”
  Alfred在Arthur责备的目光里不加掩饰地打了个呵欠,如他风格般站起来作出最后的总结性发言:“很好,一致通过?那么 Edelstein先生,欢迎你走出铁幕的阴影重新回到我们的阵营...离开那个邪恶轴心。”(他把最后那个词组说的格外清晰响亮而且没有解除与Ivan的胶着对视。)
  美泉宫不过是一座辉煌的时间囚牢,不过以荣耀为沉重刑具形影相吊相互拷问,Napoleon的佳酿与William II的苦酒,一杯一杯觥筹交错间的酒液,一抔一抔撕裂雪绒花的鲜血。全数洒在永生者的坟墓上。
  无以为诔,何以为诔。

  Roderich抚过《国.家和约》的指尖依旧如同待在金色大厅指挥席上时稳定而干燥。他沉静抬眼仿佛那不过是无人喝彩的最后一次谢幕。
  “那么各位,请允许我先行退下,去对10月正式通过的宪法作最后的补充与修改。”Arthur与Alfred又陷入了无休无止对苏伊士运河的辩驳中只在空 隙里匆匆点头,Francis报以宽容但暧昧一笑,Ivran若有所思试图捕捉年少夙敌面上一掠而过的微妙暗示,只在Elizeabeth起身时似乎用俄
语呢喃着“中央政治局”“武装夺权”。

  她依旧决然追随他而去,一如既往,例如1815年那场成为一场笑话的维也纳最后沙龙还是仅仅维持了四十余年的短暂婚姻...真正的英雄或者败寇总是提前离场,而永远留下他们两人,在耻辱的幕终谁也不愿先做诀别的人。
  Elizeabeth追上去在走廊拥抱了Roderich。他的身体消减得甚至和1918年时一样可怕,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幼弟被她肩章上的红星硌痛得不适挣扎。
  五十年时光勉强填满的空隙,漏尽悠久的风。
  Roderich轻轻摇晃着Elizeabeth的双臂:“...没关系的,一切都没关系的。另外替我向Gilbert Weillschmidt阁下问好。”女子把脸埋进他的肩旁深呼吸:“...你不是不知道那家伙现在比1933年的冲锋队还要狂热。”
  Elizeabeth听见自己镇定的浑不似一个诺言的声线响起,它穿过历任神圣罗马皇帝与奥匈大公被华服映衬得苍白的双唇,犹若某种钝重盛大的妆。
  “...等我十年。等Gilbert那蠢材三十年,好不好。”
  他展开一个虚弱的笑容:“我需要替你们问候Ludwig吗。”


[Roderich Side.]

  Ludwig见到那人久违的推门进来时不动声色把北约截获的那张图纸掩在纷繁的重建报告与福利预算中,起身要去给Roderich沏一杯酽茶。长辈欲言又止还是低声道谢过把茶杯握在手心里反复摩挲,凄迷潮湿的晚春中微微透出一点暖意:“...很高兴能看见您气色不错。”
  这或者是一句生硬的问候语,但他确实在那几年戎马辗转里不曾见上那对兄弟几面。是北非的沙漠,星星的眼泪坠落下来成为湖泊;抑或在‘天空的雪绒花 ’KG57轰炸机联队最后一次殉死的集群低空俯冲中,收音机中保卢斯元帅的殉国公告屡屡被刺耳的电流声与尖锐扫过大地的气涡声打断。
  但至少他们半被迫半自愿地共同在那面罪恶的旌旗下团结起来。他们并肩为战,他们四面楚歌,他们十面埋伏,重重惶惶脚步都围困成罗网。
  Ludwig的苍色瞳仁收拢起来,小心地,拢起一环暖色的光晕。
  “...你也是。”
  “...因为我现在只是奥.地.利,不是.意.志。――”
  “而您也不是萨.克.森、科.隆、图.林.根、美.因.茨、巴.戈.利.亚、.森、不.莱.梅,您甚至不是勃.兰.登.堡或者普.鲁.士...但您是..意.志。”
  青年笑出声来,翻开新一页:“...那么,我很高兴正式和你商谈有关保时捷合作的问题。”


[Roderich
Side]Fin

[Elizeabeth Side]tbc
Ch.B 1918 TBC

TBC

テーマ:ヘタリア - ジャンル:アニメ・コミック

*** COMMENT ***

COMMENT投稿

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