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北.約英/米中心本】鈷藍銅公式站

10月≪ 11月/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12月
BLOGTOP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TITLE … 【文案试阅】A.文艺部分BLOGTOP » 文案試閲 » TITLE … 【文案试阅】A.文艺部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文案试阅】A.文艺部分

・[米英]All Instructed By 幽via(零幽)
・[英米]All Instructed By Moo囧n(MoOon)
・[法英]Instructed By Moo囧n
・[法加]Instructed By Moo囧n&幽via
・[米加]All Instructed By Moo囧n
・[普奥]Instructed By Cilciven 幽via & Moo囧n
・[东西兄弟]Instructed By yoa Moo囧n
・[神/独伊]Instructed By青山满墙 幸
・[亲子分]Instucted By 幽via & Moo囧n
・[北欧]All Instucted By 逆凛
・[立波]All Instructed By 提家小雅


・[米英]All Instructed By 幽via(零幽)。

 【Bripop.常规设定1945后。旧作注意】

  亚瑟伸手去摸他脸颊,他的美利坚还是那么年轻,那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如此有力。
  他想起先些的日子,他曾经拥有一切的一打世纪。永生的日不落。只要他发话,海平面可姿意为他上升或下降。日星可颠覆只为博得他一声“好”。圣歌为他而鸣,国歌为他而奏。王朝更替,血染红的大红冕袍,一切与他无关。他才是真正坐享其成的王。
  …
-You used to give me a French goodbye, Alfred.
-You used to cheat me again and again, Arthur.

  镜头会不会下一秒就被震碎,是因为上空投下的一枚原子弹,还是近处谁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唱着无望的未来。谁都知道历史总是在日后变成轻描淡写的一瞬顶多被印刷在纸页上最后被人遗忘在角落――那又如何。
  七十年的时间在经历过得那么多个日日夜夜中只是一瞬也是事实,谁都可以随意的忽略。
  -你曾经不辞而别。
  -你曾经只会欺骗。

****** ▼ 追記記事 ▼ ******



・[英米]All Instructed By Moo囧n(MoOon)

 【Gilded Age.未来科幻要素。About Angel &AI】

  他们说神权的庸堕其实有三次覆灭。第一次是哥白尼的日心说破灭了教廷有关地球为创世中心的幻想,第二次达尔文的进化论使人类作为上主长子的骄傲彻底消失,第三次弗洛伊的心理解析则使人们内心最神秘宁静的面纱被彻底撕下。
  于是在这个年代,他们不再相信天使,或者,有也只是,被捕捉然后当作珍稀生物送去展览。
  Las Vegas的门楣上就是用第一双翅膀蒙住双眼的六翼天使。姿态如同圣子的受难,正因被蒙蔽的容颜而拒绝看见这声色泛滥寡  爱多憎的,至真人间。
  Alfred伏在吧台上仰起面,笑。他对Arthur说,我叫Dolores.
  ….
  Alfred环抱双臂而脊背已从墙上慢慢滑落下来。那绵软纯白末梢犹带了温暖血液的羽翎扫过他睑下冰凉光致的碳素活化陶瓷肌理。他突然生出某种不受中枢芯片系统控制的生理冲动而这指令不被皮下循环填充液允许。
  于是他抬起手来,指尖用力划破玻璃体,淌了一脸艳红的“泪”,或者“血”。

・[法英]Instructed By Moo囧n

  【献给女武神的四幕剧。继承战相关,旧作。By Moo囧n】

  Arthur强大的英格兰银行战时资金体系开始守信地运转,随着东南与南方法兰西骑士与西班牙重步兵的援[当然按照 Francis顺便为Antonnio编造的一面之词是“代表我国向一个强大而值得同情的民族伸出橄榄枝”]源源不绝去往莱茵时隔岸而望的绿眼睛少年终于 按捺不下争相驻军...他们在林木浓密如剑的阴影中目无表情擦肩而过。
  太阳那样倾盆地淋下来把身体都直直浇透,寒冷濡湿直直渗入骨髓。而且那么久,那么久。久得足以把他浇熄,把他歇止。
  Arthur纵马独行在森林里,无意识走在一小道狭隘的日光缝隙里,他隐秘怀揣的,与他被时间教导去相信的,只有这么一小块敞亮的空间。
  他想Francis可能真的永远也无法明白他对庞大寥廓土地天然生成抱持的恐惧……他只有在离他们足够远的距离之外,在桅杆承起如血暮色为巨大冠冕的战舰上,在海天以血色相接的极目处,才能纵容自己谵妄。


・[法加]Instructed By Moo囧n&幽via

 【Le lucermaire.学园设定】

  马修威廉姆斯带着耳机上法语课。连旋律都被抽去骨骼剩下十三段粗砺简单的吉他金属线。他听见那个年轻老师的优美唇形在说,眼睛与嘴唇之所以是人类最性感的器官...可能真的因为是它们会说话而已。
  “...下课来找我。”弗朗西斯轻声弯腰细语,手上耳机线慢慢消失在他的口袋里,随即起身朗声道:“那么我们再来看关于存在主义,这点我们来参照...”


・[米加]All Instructed By Moo囧n

 【Bottle Fairy.常规设定。旧作注意】
  解夏之末,垂死的蝉鸣。黄玫瑰与紫丁香爬满了摇篮,木马和锡兵躺在角落里黯淡了宝石眼睛的光芒,生锈的八音盒,孤单的《胡桃夹子》也会渐渐哽咽渐渐模糊最后成为一声短促温柔的叹息。
  Alfred隔着铁柵栏对他雀跃地摇手,在高高的靠背椅上不安分地摇晃着纤细的四肢试图跳下来又害怕摔出诡异的淤青引起那两位交战不暇的监护人疑心。Matthew Matthew我们来玩吧。
  他费力地攀过柵栏又被锋锐的风向鸡勾破了衣角――好吧Francis会因此絮叨宫廷礼仪至少一刻钟的――试图回忆起这片大陆上未被所谓探索之光照耀到时他 们一起骑着雄鹿疾驰过广袤的草原,他的脸被风刮得生疼想叫前头那个疑似小脑过于发达的哥哥停下来叹了一口气还是继续跟随。
  我们拉着手,转两圈。
  先回头的,是傻瓜。
  他们终于精疲力尽一起躺在壁炉旁的原木地板上。脸都被火光烘烤得微微发烫,碎发像是两株不同颜色的藤蔓一样相互纠缠。Alfred的头发、肤色、所得到的 爱都比他要明亮这么多,或者真的是因为他坐落在他的南方。双生的运命共同体总有一个会受到冷落。Alfred却一无所觉地攀上他的臂轻轻挨蹭着,睡意漫上 来。Matthew的声音仿佛从萤火闪烁的水湄之畔升起。
  他只听到他轻轻重复着那个游戏的最后一句话。
  先回头的,是傻瓜。


・[普奥]Instructed By Cilciven 幽via & Moo囧n

 【1805~1812.假造设定有。另外真的务必告知我标题ORZ By Cilciven.】
  “听说法国那边把拿破仑那个混蛋的老婆一刀砍了,那美人儿的脑袋咕噜噜滚了半个广场远!”
  “对啊流了一地那皇家的血。再怎么尊贵的血脉还不是给人家洗广场……啧啧。倒是个美人儿呢,可惜了。”
  “说起来那些跟着一起去的奥地利人似乎――”
  基尔伯特最终是没有听完。只拿了行李走出军营。身上穿着许久不穿的便服,没有军装舒服,就像在那样一个夜晚里他身穿的那件礼服一样紧紧贴着身子,束得他喘不过气。
  他狠狠地朝着地面啐了一口,心想着为什么今天不下雨。


 【19世纪末奇幻设定。世界上的第三个人。By Moo囧n&幽via】

  渐明天色使罗里赫高傲外衣剥落下来显得格外脆弱,基尔伯特情不自禁把他的双手锁得更紧生怕他要被那些古老谶言掳走,但清冷的永生者却为怀表从维多利亚时代开始游走的钟点声露出楚楚狼狈的神情,他仰起面:“我不得不如此失礼,可是我衷心恳求您…只要您不介意我的名字――罗里赫。”
  “罗…罗里赫。”他默念着几个古旧音节,渐渐松手,看着血管呈蓝色躺在惨白中突兀得刺眼――下次一定要在灯光下好好看他,嘿真想被他咬一口这个美丽的人――退役出来便如此幸运(他忽略了性别).“本大爷明天还在这里等你,你得至少分六个小时给我。”少年的手在他掌心中像盲眼飞鸟怯怯颤抖,他试探性退出五指(基尔伯特还恶作剧回握了一下),渐次熄灭的路灯把罗里赫的脸晕渲地如同苍蓝潮水中的一瓣珊瑚:“如果您不介意,这手套就留给您了。”
  后来弗朗西斯不紧不慢在干性迷香的氤氲中说,你可真失态,罗。他斜睨他一眼去逗金丝笼中的机械夜莺…他们下意识抵制这空落居所中的一切活物。


・[东西兄弟]Instructed By yoa Moo囧n

 【In WeimAR 魏.玛相关 By yoa】

  路维希需要稍微踮起脚才能越过互相推搡着的熙攘人群看见国|会|大|厦上的那个身影,还得时不时微微回头提防被从后面涌上的人群撞倒的危险。他突然听到一个浸透着疯狂的兴奋与不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那家伙!站在上面像个蠢货!”双眼情不自禁地随着不知道从哪里戳出来的手指和言语的提示再次朝西阳台*看过去。
  菲.利.普•沙.伊..曼的目光有意无意地掠过底下那群尚未从一场精神失常*中完全恢复过来的民|众。人群很吵,只能听清其中的几句“倒霉的战|争结束了”*和“旧的,陈|腐的,崩|溃了!”。欢呼和口号伴随着“新的万岁!.意.志.共.和.国.万.岁!”达到高潮,终于淹没掉路维希的视线。
  他挤出沸腾的人群,进入这幢被欢乐和狂热包围的建筑。沙.伊..曼还站在那个被赞颂的阳台上,艾.伯.特*则急匆匆地从他身边走过,不停抱怨着宣布共.和*成|立的举动是不符合程序的。
  艾.伯.特突然站定,转过身对刚才没注意到国|家阁下的失礼举动表达歉意,挂着热忱的脸上尚未褪尽怒气,却仍想要跟他握手。路维希礼仪性地握住对方所表现出的友好,脑海里却塞满了关于这个生来便带着创伤的共|和新生儿的思虑。
  他没有在这里看见基尔伯特的身影,在两个小时后的帝|国|宫|殿外也没能看见他。即是说他们两个,谁也没有站在煽情的政|客身边面对激动得颤抖的人群给这个时代许诺下初降临的祝福。但是路维希似乎觉得这个新的政|体会是好的,他心存人|民加于他的希望。


 【你的荣誉名为忠诚。1871~1918 By M】

  Ludwig Weillschmidt生命的起初没有星星,没有羽毛,没有黄玫瑰与紫丁香爬上胡桃夹子的摇篮,没有蔷薇岛屿与用银尖黄杨木笔记下的维也纳琴谱。他只能看着他的长兄以即将坠死在雪峰上的鹫高傲姿态在全世界怜悯鄙夷目光下独自作战。Gilbert在他床边勉为其难为他讲睡前故事。
  [勇者的头颅抛洒在玫瑰花冢上……那个少年骑士,以虔敬捧起他的头颅在眉心落下一个吻,然后拾起他墓前的剑与盾,继续唱着“塔达拉”随大队一起前行……]说着说着倒是Gilbert头一歪先耐不住沉闷的语音节催眠效应睡了过去,这本是他远年生命里再平凡不过的段落,待记忆回头盛大检阅时怎么会留下即使是濡血的一痕。金发碧眼的孩子叹了口气,自己从床上直起身来把书小心翼翼地从他手里抽走,再把自己的被子盖在哥哥身上。
  他踮起脚尖以同样的虔敬在他眉心落下一个吻。
  晚安。


・[神/独伊]Instructed By青山满墙 幸

 【轮舞灯火的楔子.神/独伊,神罗历史相关,962年加冕礼。By 幸】

  十字巴西利卡式的教堂处处都是天使与魔鬼般强烈对比的明暗色调。光线从中央殿堂交叉拱顶间寥落星辰地照进,严重采光不足的殿内幽暗。回廊间方柱与圆柱交替的节奏感比起庄严更似压迫的酷刑,布局精密的壁画与雕饰描述着远古创世纪和新约,但那救世却更像来自主的审判。
  费里西安诺再清楚不过,肃穆的教堂起着强化的作用,而强化的对象不仅仅是上帝。愤世嫉俗的人们也许注意到中世纪的教堂艺术似乎总是气势汹汹地流露出威胁却又掩饰着什么。
  他只是站在祭坛下于胸前画十字,将撒迦利亚书中的箴言印刻:
  “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
  蜀葵一梦。


 【桃夭.独伊,WW2后 By 青山满墙】

  “既然弗朗西斯已宣传“自由欧洲”,那就不如成立一个组织吧,对抗阿尔弗雷跟伊万的强权统治吧?”你选择了跟随弗朗西斯一起,在欧洲圈子里呼喊着。不仅是为了那个桃树下吻你的人儿,也是为了曾经共同见证过很多患难的欧洲圈子里的人们……
  最终,1965年法、意、联邦国、荷、比、卢,签订了《布.鲁.塞.尔.条.约》,决定将欧.洲.煤.钢.共.同.体 、欧.洲.原.子.能.共.同.体和欧.洲.经.济.共.同.体统一起来,统称欧.洲.共.同.体。
  看着“西”签订条约的时候,面上的表情与他成立“纳.粹..国”的时候一样沉缄,你顿时有一种错觉,那个叫路维希的人,好像又影影绰绰地出现在你的视线之中了……


・[亲子分]Instucted By 幽via & Moo囧n

  【暂时无题? / 亲子分,1533年,大航海时代&文艺复兴晚期 By.Moo囧n】

  身边少年早在晃荡的船舷边睡熟,头轻轻搭在恋人肩上体现他醒时是多么不愿想人示弱。安东尼奥噤声,手抚上对方依旧皱起的眉。
  “她的双唇
  是甘美泉源 她的额发是浓密绿荫
  ――而我在烈日下的荒漠中忍受饥渴
  朋友 说说守门者吧
  ――说错话充满危险
  开启的钥匙在哪里呢
  ――我提出要求 如此谦恭自娱
  安东尼奥注视着城中镂刻威尼斯共和国双头狮徽记的镶嵌马赛克心中又浮现出那条崭新的航路...好望角...雷克...佛罗里达。


・[北欧]All Instucted By 逆凛

 【Aurona.北.欧 架空设定有。】
  既然习惯了丁马克的死蠢风格,诺威无所谓地点了点头,收起画满苯环与R基团十指紧扣的讲义笔记,旋即出门。贝瓦尔在外面等他。
  他们牵手离开,丁马克坐在他看不见的另一个空间里。他不知道他在看着谁的背影,反正那对他不重要,真的不重要。
  铝合金窗外 的斯哥尔摩华灯初上。未竣工的大楼在冷灰色的苍穹下仿佛一具枯朽的骨架,钢筋纵横着将视野撕碎。十字路口拐弯处的鲜红车灯将光鲜的招牌映得忽明忽暗。暮 色四垂,行人面不改色,步履匆匆。灯光像金属熔化成的流水,肆无忌惮地淹没这最后的诺亚方舟。诺威坐在贝瓦尔身旁,感到芬兰湾的南风拂过他瘦削的脸。


・[立波]All Instructed By 提家小雅

 【DO WIDZENIA. 立波 By提家小雅】

  菲利克斯一 回到华沙的家中,就被闻讯来的贵族们吵得头疼欲裂。他们都希望与那个叫托里斯·罗利那提斯的人结盟,在这一点上菲利克斯没有异议。他知道那个托里斯,他 们曾经一起对付过条顿骑士团、勃兰登堡和捷克。那是一个温和可靠的人,起码比菲利克斯要可靠的多。但是现在前任上司刚去世,贵族们吵吵嚷嚷的都是应该让谁 做菲利克斯新一任上司。菲利克斯趁他们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偷偷溜到后花园里,花园里的三色堇早已凋谢,只剩下绿油油的叶子随风摇曳。看着这些美丽的植物, 菲利克斯的心绪渐渐平静下来,其实无论是谁做自己的上司,过个几年、十几年或者几十年,会有另一个人来接替他。对一个国家来说,几十年也不过尔尔,现在, 还是享受难得的平静时光吧。

テーマ:ヘタリア - ジャンル:アニメ・コミック

*** COMMENT ***

NO TITLE

突然发现试阅里有很多奇怪的字……俺RP问题?(验证码差点就过不去了ORZ

NO TITLE

to zyu:

绝对不是你RP问题……我这里看也会有一大片乱码……大概因为我用的是IE浏览器吧……

Re: NO TITLE

> to zyu:
>
> 绝对不是你RP问题……我这里看也会有一大片乱码……大概因为我用的是IE浏览器吧……
...繁体版的话我可以说是因为这里是用简体写公告的
用FF绝对可以

COMMENT投稿

管理人にだけ読んでもらう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